新聞中心

【戰疫行動】2016級眭陽天:眾志成城,戰“疫”有我

發布時間:2020-02-29 14:32:08 發布者:學生科(學生新聞中心) 作者: 查看:864

武漢疫情,牽動國人心肺

共同防疫,我們在行動

軟件學子,心系時事,用文字記錄下身邊的故事

我們將陸續刊登他們的戰“疫”日記

文字樸素、平凡卻充滿溫情

他們用真摯的情感和實際行動告訴大家

世界沒有一處是“孤島”

我們每個人都在進行著

一場屬于自己的戰“疫”


砭骨的寒冬

門前的燈籠,發出深紅而黯淡的光。一陣微風,帶著刺骨的寒意,那其中醞釀著一絲淡淡的煙火氣,在這干冷寂靜的夜中,增添了一抹卑微的色彩。月亮掙扎著往外跑,可是卻被那沉重烏云生硬地擋回去,只留下那灰暗的月光暈。村莊深處,一聲犬吠,殘忍,而無情。

這,便是我家鄉的年夜。四川省德陽市興隆鎮的一個普通的小鄉村,這個小村里,沒有喧囂,沒有燈火通明,沒有通天的煙花,只有某些調皮的小孩,偶爾從家里的窗戶或者樓頂,拋出一個小爆竹。那淡淡的火藥味,成為了這個寂夜中唯一的慰藉。

冠狀病毒成為了年獸,從爆發之日起,所到之處一片恐慌。可是我們地處村莊,人們防范意識依然不強,走門串戶,過節請客,群聚娛樂,外省務工人員返鄉等都成為了擴大感染的風險因素。

父親是個沒有文化的普通村民,但卻提前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,早在新聞播報之初,他就預見到疫情或許已經蔓延到了我們這邊的市縣。我家是村里青少年的聚集學習和玩耍的中心,也是眾多村民朋友聊天說笑的去處。年前幾天,父親開始和村民們談論疫情,大部分村民對此并不上心,認為該怎樣就怎樣,只要注意不去外地就好。父親不以為然,他覺得或許我們市縣已經有潛伏期的病人,輻射狀地傳播開來是非常危險的,為了防止疫情蔓延到我們村莊,每個人都應該極度重視才行。

某一天,當我想要出個門丟個垃圾,卻驚訝地發現門已經從外面反鎖。

“我沒辦法直接叫他們不來,但是至少我不能讓你們出去亂跑,這樣一來別人也不會來找我們。”這是父親給出的理由,他把門反鎖住,禁足,也絕訪。

我覺得這種做法很偏激,但是一看到他那堅定的眼神,我感覺他的眼睛里塞滿了一個家的責任。

好在依然有著幾個意識超前的家庭,已經開始拒絕所有來客,也盡量不出門。雖然讓人感到不近人情,但特殊情況下,這樣的防范措施無疑是最好的。

我也曾多次懷疑過,這樣做會不會過度防范,疫情相關仍然只存在于新聞報道中,似乎距離我們還是十分遙遠,這樣做是否真的有必要?事實證明,未雨綢繆總是好事。縣內的第一例病例,成為了引爆人們焦慮的導火線。某個親朋的舉家強制隔離,讓大家逐漸意識到原來那病毒傳言并不是危言聳聽。鎮上開始出臺了一系列政策,對每家每戶開始進行宣傳工作,必要的時候實行封村措施,麻將館,餐館等都關閉,超市只留下一個最大的一個,嚴格管理,滿足人們的必需,市場也實行嚴格管制,減少人流量。

小孩不知世事:為什么不能出去玩了?

少年們察覺到緊張:似乎,有點嚴重?

大人們繃緊神經:或許,還是盡量少出門?

老人們焦慮慌張:今天,隔壁似乎有人外出?

越來越多的人們不再出門,最多全副武裝,一次性采購大量的必需用品,大家意識到,這或許將成為一場持久戰。于是,人們之間的交流,更多地轉向了手機線上交流,或者站在這邊樓頂,向那邊樓頂的朋友遠程談論一下禁足的生活,希望能得到一些慰藉。

就這樣,枯燥且乏味的失去自由的生活涵蓋了整個春節假期。本以為疫情到這時已經結束,但是事實證明這只是開始,周邊的疑似病例和強制隔離事件逐漸增多,下達的抗疫指示也越來越嚴格,出入限制也越來越多,每戶一張通行證,允許其中的一人間隔三天上街一次,并且拒絕所有村外人員入內,政府召集了所有醫生,每天奔波于鎮上各地,對隔離家庭(某些接觸過外來人員的都會強制隔離14天)進行例行檢查。每個村的關鍵路口派遣人員站崗把關,對出入人員進行詳細盤查,并且對道路進行封鎖,禁止車輛出入。

沒有戰爭,但是每個人都嗅到了火藥味。大家都在與病毒做交易,在面對著威脅,防御的那一方總是處于弱勢和被動,自古如此,我們付出了很多代價,只是為了維持平安的現狀,僅此而已,但是一旦松懈,或許就那么一個病人,就會讓我們滿盤皆輸。沒人想在這場博弈中輸,也輸不起。


成為光榮的志愿者

鄰居是我的一個好友,比我年長1歲,初中時放棄學業,現在已經是一個出色的汽車修理師。

我們兩家防范得很嚴格,平常的交流就是隔著圍墻進行。我們這樣的小村莊,口罩稀缺,更不用談N95之類的功能口罩,因此有效的口罩成為了稀缺的資源。在戒備初期,我家里是只有普通的棉布口罩的,因此出行時都是提心吊膽。

“這個,你們或許需要。”朋友遞過來一包功能口罩。

“這么稀缺的資源,你們家里人那么多,你們不留著用?”

“你們家里人也多,不要口罩也不行啊,我們還留著有呢。”

我們都很明白,這是一場持久戰,誰都不知道疫情會持續多久,沒有人一開始就儲備足夠的資源,我接過口罩,看著鄰居不久前贈與的一大袋胡蘿卜,心里滿是感激。

或許還有很多人都需要幫助,但是我無力,我只能最大努力地響應政府號召,這種環境下,善其身,便是最好的奉獻。

隨著疫情的嚴峻,村里開始封村,干部們每天巡視各地,檢查隔離家庭,雖然實行了通行證策略,大家都減少了出行,但是關鍵路口依然有很多人出入,特殊情況也不在少數,于是干部們開始疲于應對。

“你這么久了在家里都在做什么啊?”朋友隔著圍墻叫住在院子里溜達的我。

“睡到自然醒,看電視,玩游戲,偶爾做一下作業看看書。”

“這樣啊,還真是閑呢。有沒有興趣我們一起去報名志愿者吧,就在那個路口邊,他們似乎很缺人。”他的語氣很平淡,就像在告訴我身旁的花苞過不了多久就能開出潔白的花。


我很清楚,雖然現在的禁足生活很是無趣,但一旦成為志愿者,就要服從任務安排,一干就是一整天,枯燥且疲憊,并且會更加危險。

那一瞬間,我猶豫了,在腦海中一直在計算著得失。

“去嗎?”他問,就像以前,老師問我,要加入共青團嗎?

遠處吹來一陣風,帶著初開的野花香,用驕傲,吹散了羞愧,用熱情,抹去了自責。

“當然!”


志愿者的生活

成為了志愿者,被安排至關鍵路口管控人們出入。實不相瞞,這樣的工作真的很枯燥,有時很長時間都不會有人通行,有時候接連一大群等著檢查,無論哪種情況,都不能掉以輕心。


出入的人有各種原因,特殊情況需要特殊處理,一張小桌,一張板凳,一份印章,一坐就是一天。

大家都很清楚疫情的嚴峻,一般被攔下來的行人都表示理解,我們也盡力在避免風險的情況下滿足多數人的出入需求。

“村外的人,沒有上級許可,一律不許進來!出去的人,嚴格按照通行證制度管理!一個不留心,可能全村都要暴露在危險中!”這是干部們對我們下達的指示,在實際站崗過程中,更是不敢有點懈怠。

嚴格把守,總會讓一些熟人覺得不近人情,也讓一些意識不強的人覺得過于嚴苛。

“我要出去取個快遞,放個行唄。”

“不行,你昨天才出去過,太頻繁了,沒有特殊的原因不能出去,你可以叫別人能出去的幫你帶回來。”

“我可是你爸,都不能通融一下?”

“那不行,有一個破例,就會有后面的無數個,理解一下。”

換班時間,回家吃飯。

“你今天是不是把你爸攔下來了?”媽媽帶著打趣的笑容問。

“是啊,沒辦法,都要遵守規定,誰來都一樣。”

“他回來的時候開心極了。”

“怎么說?”

“他說他就是要看看你夠不夠資格當哨兵,對不對得起你左手的紅袖章。”

“他故意的?”

“他是什么人?遇到打仗都想第一個上前線的人,你說呢?”

一陣風吹來,很冷,沒有吹皺袖章,還好,我當時用別針別得很牢固。

春天還是要來的

太陽沒有被擋住,不可思議的是溫度很低,感覺是冬天續了費。

我只好蜷縮在凳子上,把下巴埋在圍巾里,望著空無一人的公路,這種溫度好像把我的視線凝結在了空氣中。

小桌上的登記表和其他文件突然被一股急促的旋風卷的到處都是,當我在忙亂地整理亂成一團的紙張時,公路盡頭,出現了人影。

是熟悉的同村人。

或許是出去的吧,這么冷的天,出去干什么呢?

“您好,請出示一下通行證。”

“我不出去。”

“那你干什么?”

“我是來報名志愿者的,宅在家里不如做點貢獻。”

“那你在這里留個電話和名字,到時候他們會聯系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勒。”

我覺得,下班的時間或許快了。

放眼望去,人煙稀少,太陽高照,路旁的梨花苞有點泛白。

嗯,我執勤應該不會太久了。

軟件學院2016級眭陽天


利来娱乐w66.com电子游戏平台 - 利来老牌体育